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顺德读书时光 > 本土原创 >
精彩专题,一览无穷

热门查看

顺德论坛

顺德博客

西江千户苗寨——藏在大山深处的画卷



 文章原名:藏在大山深处的画卷


  发源于云南马雄山的西江,是珠江网状水系的主干流。不过,我说的不是此西江,而是贵州凯里市的西江千户苗寨。


  苗寨建筑群坐落在雷山县东北部雷公山麓,中国最大、世界无双的天下第一苗寨,有“中国苗都”、“苗疆圣地”美誉,故有“天下西江”之称谓。


  “西江”不因江河而名,而应从约五千年前的争夺战说起。那时,生活在黄河中下游的原住民九黎部落,与东进南下的黄帝部落发生冲突,经过长时间战争,以蚩尤为首的九黎部落在涿鹿被黄帝、炎帝等部落联军击败,蚩尤被擒杀,大部分九寨蚩尤部落的遗民被逼开始第一次大迁徙,在洞庭湖和鄱阳湖之滨建立“三苗国”,后又遭到尧、舜多次征剿,苗族先民再次向西南和西北地区逃亡。战国时期,秦灭楚,部分苗民长途跋涉西迁,进入武陵山区形成著名的“武陵蛮”,公无47年,汉王朝大军征剿“武陵蛮”,苗民再次离乡别井,进入黔东北和溯都柳江而上,到达现今贵州的溶江、雷山、台江、施秉等地。苗人在数次大迁徙中分化成许多分支,西氏族到达西江的年代约在六百多年前,那里已居住着苗族“赏”氏族,故此,西江地名中的“西”指西氏族,“江”通“讨”,即西江是西氏族向赏氏族讨来的地方。其后,又陆续有其他苗族分支迁入,形成以西氏族为主体的苗族融合体。西江有上千年历史,当地苗民与先祖蚩尤一脉相继,是树高十丈也离不开根的写照。


  “我们离开了浑水(黄河),我们告别了家乡,天天在奔跑,日日在游荡。哪里才能生存啊,哪里是落脚的地方?”这是滴着血的心淌出幽怨的歌声。失民生者政亡,失自然者族灭,纵观中华上下五千年,苗人是大汉族主义的牺牲者,曾经在浓浓的阴云下,萧萧的寒风里,他们别离了故土沉沦的大地,忍受着烽火灸身的伤痛,魔难饱尝,穿越岁月的迷茫避祸至大山深处。山,沉稳而厚重,迤逦、连绵,尽管荒瘠,但水土留得住人,于是,苗民将大把山歌丢在梯田里,浮躁世风挤不进去,淡然面对世事不为时代同构。心安处,即吾乡啊!


  山脚下的村寨口,迎面是苗族特有的迎宾仪式,一长串纵向方桌设在广场,摆有酒瓶、酒碗、牛角杯,方桌牌子上书笫×道:善良酒;笫×道:诚实酒……十二道隆重的拦路酒大抵道尽了苗人的品格。桌边站一两名苗家姑娘迎客,她们身穿色彩绚丽绣有民族图案的衣裙,头戴银制帽子,颈挂银项圈,胸垂铸有图案的特大银锁,微笑着为客人敬上自酿的大碗甜酒,或用系有红绳的牛角杯敬酒,牛角杯仅用一次客人可以带走,我带回两只收藏,还与她们合照留念。那些质朴的少女婀娜娇俏,行不动裙笑不露齿,只有一抹微醉似的笑颜,一位与我同车到达的深圳小伙,许是害羞滴酒不沾,苗家姑娘可不依,拦住他唱起霸气的祝酒歌:“你喜欢也要喝,你不喜欢也要喝,管你喜欢不喜欢,你都要喝……”这就显示出苗家姑娘泼辣的另一面了。


  西江苗寨为典型河流谷地,白水河穿寨而过,六座风雨廊桥串接起群族而居的两岸生活。沿河岸坐电瓶车,或由白水河引领徒步两公里进入主街,抬眼所见,十余个自然村落所有房舍都建在多座山岗相连成片,顺山势直至山顶,像极了云端的梵宫,而且高低层次分明,木板楼房呈暗红色,一面山就是一幅悬挂招展的云锦华缎,多维度的壮观画面给我的感觉只有两个字:震撼!我曾越过千山,跨过万水,其规模其宏伟的建筑群为如今所仅见。据称,全村现有一千二百多户,五千四百多人,人称“千户苗寨”。主街的建筑物保留着苗家风格,大多改成店铺,售卖苗家各种特产和首饰,游客中的美眉尤爱苗绣和苗银,苗绣讲求对称,以繁复艳丽为美,用色鲜艳夺目,那些绣有山水人物和花草动物的苗绣,是苗人先祖迁徙历史的记录,是一部关于先民历史的人体文化史书,人称“穿在身上的无字史书”,再配上雕工精美的苗银,一袭苗绣更添光彩身价百倍,都说苗民“嗜银”,喜欢将全部积蓄换成银饰装扮女人,女人走到哪就把家产带到那。苗族青年男女,往往成了餐厅或宾馆的迎客接待员,他们在大门外身穿民族盛装吸引游客,帅哥吹芦笙,美女深画浅描张口就唱,不失为生动的活广告,当鼓起笙落歌之啸之,切切奏出了心灵的婉转。“饭养身,歌养心,不会唱歌难做人”,苗民唱歌不需要理由,如此观念成了苗人世代相传的文化习俗。


  主街许多巷道都是通往各个苗寨的路,村寨被枫香、青松和杉树环绕。苗族民居以木质吊脚楼为主,穿斗式歇山顶结构,分斜坡(半干栏式)或平地(干栏式)吊脚楼两大类,底座用青石或卵石垒砌,底层存放生产工具和关养禽畜。木楼前左右板壁上刻有各类花鸟图案,门窗用小木条装饰成花边,上楼察看,第二层是家庭生活空间,有厅堂、卧室和厨房,外侧置长廊木椅,人称“美人靠”,用于乘凉、刺绣和休息,苗语叫“阶息”,第三层存放谷物饲料等杂物。房子的框架柱柱相连枋枋相接梁梁相扣,使依山而建的民居能屹立于斜坡陡坎。贵州多山地,那一点点平地都用作种植以维系种族生存,干栏式建筑风格的吊脚楼,又能有效规避水汽瘴疠、沙蚤蛇类的侵扰。中国式建筑有六大流派:皖派、闽派、京派、苏派、晋派和川派,川派最具民族特色,流行于四川、云南、贵州、湖南等地,其中融合了多民族智慧的干栏式吊脚楼,依山靠河而建,一榫一卯之间,一转一折之际,都凝聚着匠人文化的精粹,成了巴楚文化的活化石。西江苗寨吊脚楼源于上古的南方干栏式建筑,运用长方形、三角形、菱形等多重结构组合,构成三维空间的网状体系,与周边田园风光和绿水青山融汇一体,再现了中华上古民居的式样。


  是日雾也消,云也散,清晖朗照,是难得的好天气。翻坡越坎自有曲径带我通幽,寻觅着一窝窝古旧的脚印,那是凝固的永恒,吊脚楼流年有痕,安之若素,带着沧桑的斑驳刻录下遗存的记忆,守住了寂寞守住了乡音。苗家乐不时飘出千年不醉陈酿的酒香,还有大碗的腌腊肉、大条的烟熏鱼和大碗的酸鱼汤挑起食欲。环顾周遭,谢枝的老树有风磨不化的故事吗?还有狐仙山鬼的传闻吗?老爷爷仍在叙说从前的从前,把千年密码揭秘吗?山随水转,随水观山,往复来兮,往复成昔,不必细数流年,飘零的史册仍在风中摇曳,我只想独品一阕生活的原味,把一整天光阴从步履中晃过,以艺术的眼光去观察丰富自己对现实的认知,从而获得内心的宁静和欢喜。


  “看西江知天下苗寨”,在长期的生活沉淀中,西江形成并保存了自己独特的体系,是保存苗族原始生态文化最完整的地方,由此折射出悠远的时光。历史学家把苗族和犹太族,同称两个苦难深重而又不屈的民族,但犹太人只有一千多年的苦难史,苗人却经历了整整五千年,而且几度走到亡族灭种边缘!如此看来,西江苗人继承了所有的一切,包括苦难!千古事已远,如今西江已被打造成著名游览区,成了探索乡村建设复兴乡村的典范,但现代文明与古代文明的交融和冲突中,应如何守护自己的精神家园?但愿,西江苗寨水常绿,花永红,过往与未来,皆在现在!


  羁旅奔赴,没有一次相遇不是为了作别,即使走不出浓浓的眷恋。在主街出入口竖起的一块灰黑色岩石上,题有著名学者余秋雨先生对西江的点评:这里用美丽回答一切!


文章|蓝冠在线网友“  周铁株”

图片|蓝冠在线

编辑|蓝蔷薇


蓝冠在线首页
分享到: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上一篇:多想有个时光机,让我可以重新拥抱童年
下一篇:没有了 >
网友评论
知识产权声明

蓝冠在线(www.hyjqcy.com)相关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资料及页面设计、编排、软件等)的版权和/或其他相关知识产权,均受中国法律和/或相关国际公约中有关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法律的保护,属蓝冠在线和/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拥有。

除非中国法律另有规定,未经蓝冠在线书面许可,对蓝冠在线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蓝冠在线所属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包括但不限于出版、发行、播放、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

违反上述声明者,蓝冠在线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蓝冠在线法律顾问:广东力创律师事务所 沈密律师

顺德大部网

蓝冠在线法律顾问:广东力创律师事务所 沈密律师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

技术支持:广东顺德容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