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草头鸟•乌鸦与白劳(散文)

  • 发表于:2019-02-01 21:22
  • 已有 440 次阅读

草头鸟·乌鸦与百劳

童年在乡间的小山包上放牛,最醉心的“玩意”莫过于捕鸟了。用弹弓射,用竹筛罩,什么鬼点子都使出来。有时干脆靠两条腿追,靠两只手扑。

三春过后,巢中雏鸟纷纷放飞。我们那班顽童,缺乏射鸟和罩鸟的耐性,于是便凭着两条瘦腿追鸟。我们追逐的目标主要是草头鸟,就是鲁迅先生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讲的叫天子。这种鸟在草头筑巢,但极为隐蔽,一般难于找到。刚离巢的雏鸟无法直冲云霄,只能在草地扑腾飞窜。我们一边追赶一边高唤:“草头鸟草头鸟,树上筑巢牧童取,河边筑巢水浸死,草头筑巢牛踩死!草头鸟,终都死,终都死!”雏鸟在我虚张声势的叫嚣中,在我们近似疯狂的追逐下,只好把鸟头钻进草丛,翘起鼓动着后腹,最终一只只成了我们烧烤的美食。

草头鸟个体小,比麻雀大不了多少。在我们追逐草头鸟的时候,偶尔,会突然从头顶飞过四五只拼命打斗的百劳鸟。百劳鸟比草头鸟大四五倍,《诗经》上提到过这种鸟,《孔雀东南飞》的篇末讲的比翼鸟,大概也能与百劳鸟扯上点关系,正常的情况下百劳雌雄结伴,形影不离,比翼双飞。它们在这个时候打群架,确实令我们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我们对“鸟儿相争牧童得利”的道理却能无师自通。此刻,我们“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大家立即放弃对草头鸟的围剿,十多只眼睛一齐投向百劳。百劳凄厉鸣叫,一会儿啄成一团,一会儿追成一串;一会儿腾空而起,一会儿直坠草蓬,只只口中滴血,羽毛凌乱。看看它们坠入一丛荆棘迟迟没有起飞,我们便包抄过去。终于几只胜利者受惊飞走,荆棘丛留下一片沉寂。我们知道里面还有受伤的失败者,于是用竹笠和凉帽把荆棘丛上面盖住,十多只穿透力极强的童子眼便射向内里搜索起来。目标发现了,我们中间的一人便伸长竹枝般干瘦的手臂把鸟擒获。被抓着的百劳鸟虽然伤痕累累体无完肤,但仍然挣扎啄人。

由于百劳鸟体型大,羽毛美,我们往往舍不得一下子拿它烧烤,我们用绳子绑牢鸟脚,扯着让它扑腾,玩个痛快。村上一位老人见了便说:“百劳仔没良心,吃了父亲吃母亲!”我们对这种近乎诅咒的顺口溜并不理解,就追问起来。于是老人告诉我们:百劳的亲鸟把雏鸟喂大、教飞后,会躲藏起来。但通常是躲不过劫难的,因为亲鸟还留恋着雏鸟,下不了远走高飞的决心。雏鸟都是反骨仔,他们联合起来,首先找到了羽毛残缺的母鸟,穷追不舍,直至把母鸟啄死吃了。然后又找公鸟,也把公鸟啄死吃光,这才心满意足各奔前程。让我们抓获的百劳鸟实际上是可悲的亲鸟。老人还说,乌鸦正好相反,“鸦有反哺之义”绝非以讹传讹。母鸦把雏鸦孵出后,身上的羽毛已脱落大半,给母鸦与雏鸦捕食的任务全部落在公鸦的身上。等到雏鸦也能飞翔觅食了,母鸦的羽毛则完全脱光。这个时候,雏鸦则跟随者公鸦四处奔波,同心协力反哺母鸦,直到母鸦新的羽毛张丰,能够自由飞翔了,雏鸦仍恋恋不舍的跟随亲鸦左右久久不愿离去。人们见到乌鸦常常是三五成群的,原因也就在这里。至于草头鸟,老人说,这是一种喜欢孤独喜欢潇洒的鸟,平日各占地盘觅食,只有在繁殖的季节,才匆匆寻找配偶筑巢产卵。一旦雏鸟能离巢自立,一家子即各散西东。

   老人的话深深的颤动着我们的心灵,以至几十年后尚记忆犹新。鸟类的生态如此,那么我们人类呢? 

(原载1995.08.11《惠州日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 柴可夫的司机 2019-02-01 22:18
    现在越来越少机会去体验童年的放牛、捕鸟的乐趣了
  • 李旻昊大叔 2019-02-01 22:23
    鸟类的生态如此,那么我们人类呢? 这话的确很值得我们反思
  • 爱笑的猪 2019-02-01 22:33
    草头鸟一听就感觉是那种长相平凡、生命力很顽强的鸟儿
  • 赵巫医 2019-02-01 22:35
    一直很好奇一个问题,在天上飞的鸟呼吸的空气是不是格外清新
  • Jane通 2019-02-02 00:38
    顺德的一个鹭鸟天堂不知道未来的路怎么走 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 小绵羊 2019-02-02 00:42
    希望能有个好的归宿
  • 真空脑袋 2019-02-02 00:45
    赵巫医: 一直很好奇一个问题,在天上飞的鸟呼吸的空气是不是格外清新
  • 叹咖啡 2019-02-02 00:48
    Jane通: 顺德的一个鹭鸟天堂不知道未来的路怎么走 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说得对
  • 水上乐园 2019-02-02 09:40
    好久没有看过散文了,
  • 菊乡子 2019-02-02 10:10
  • 刘维 2019-02-02 12:46
    菊乡子:
  • 刘维 2019-02-02 12:47
    水上乐园: 好久没有看过散文了,
  • 刘维 2019-02-02 12:48
    小绵羊: 希望能有个好的归宿
  • 刘维 2019-02-02 12:48
    Jane通: 顺德的一个鹭鸟天堂不知道未来的路怎么走 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 刘维 2019-02-02 12:48
    赵巫医: 一直很好奇一个问题,在天上飞的鸟呼吸的空气是不是格外清新
  • 刘维 2019-02-02 12:49
    爱笑的猪: 草头鸟一听就感觉是那种长相平凡、生命力很顽强的鸟儿
  • 刘维 2019-02-02 12:50
    李旻昊大叔: 鸟类的生态如此,那么我们人类呢? 这话的确很值得我们反思
  • 刘维 2019-02-02 12:50
    柴可夫的司机: 现在越来越少机会去体验童年的放牛、捕鸟的乐趣了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